劳德是世界珍宝

觉得伏地魔对邓布利多有任何除了敌人之外感情的人请不要和这个账号发生互动

【待授权翻译/克纳/ggcb】错误的决定/The Wrong Decision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54597

作者:Mi_Impossible

译者: @GinnySue 

这篇文在cp方面比较混乱邪恶,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放出来了......因为我觉得文里对克纳关系的描述还是比较确切的。含ggcb预警

简介:

克雷登斯拼尽全力,不去想纳吉尼对他说的最后那些话。那些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尽量充耳不闻了。

他现在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否认事实。

 

作者的话:

网上克雷登斯/纳吉尼这个配对的内容太少了。我想孤身一人做出改变。我也不喜欢克雷登斯选择了一个基本上是在虐待他的男人,而不是看似恰当关怀他的纳吉尼。所以有了这篇文章。

有一些半推半就的性相关,但是提及得十分隐晦,特此警告。

 


克雷登斯一生之中没见过多少魔杖,但是他能分辨出来,他的魔杖很美。他不了解魔杖,但是他的魔杖和那种便宜货不一样,他为此而感到愉快。

一种能控制他的魔法的美妙方式。

他的魔法。

克雷登斯的魔法可就没有那么令人愉快了。

克雷登斯第一次使用魔杖时,那种感觉很对,好像他一生中一直能随心所欲地撼山镇海。一直以来在他体内肆虐并完全失控的魔法,终于被他控制了。那种感觉很对。

巫师控制魔法。而魔法不会控制巫师。

 

 

 

格林德沃把魔杖给克雷登斯后的第二天,他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魔杖。它很光滑,比放置它的桌子颜色更深一些。晨光从优雅的窗帘透进来,令魔杖高度抛光的木头反射着光,克雷登斯一心只想握住它,永远不放开。

克雷登斯非常缓慢地拿起了魔杖,仿佛害怕它会消失。

克雷登斯的食指一碰到魔杖,就感觉仿佛被浇了一桶冰水。他的视线边缘开始模糊,就像工业烟囱中飘出来的黑色烟雾。胃里有什么在搅动,他发现自己在对床边华丽的地毯干呕。(波斯的,格林德沃曾说过。)

「你和她真像。」它说。它什么都没说,但是克雷登斯明白它的意思,虽然它不能说话。「魔杖,皮带,没什么区别。你伤害我,克雷登斯,就像她伤害你一样。控制。都是关于控制。」

克雷登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哭的,但是他的脸上有泪水。他愤怒地抹去了眼泪。他不是因为一点挫折就要痛哭流涕的孩子。他是一个男人,他需要为自己挺身而出。如果他不这样做,还有谁能呢?他过去是一个哭哭啼啼、自怨自艾的人。可是他已经不再那样了。

「我一直以来都在帮助你,但是你选择了伤害你的人,而不是我,只是因为他能给你力量。控制。所有的巴瑞波恩都想要这个。如果他们得不到,就要从其他人那里夺取。你真像她。」

“我不是,”克雷登斯喘着气说,“巴瑞波恩。”

「噢,对,奥里利厄斯是吗?你确实不是巴瑞波恩,不过你更不是一个邓布利多。与那根魔杖相配的你,只是他认为的你,他希望你成为的你。魔杖并不是为你而制。」

克雷登斯咬紧下巴,想让牙齿不再咯咯作响。它比他更能控制他的身体,它说得不对,他没有伤害它。是它在伤害他。它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和任何人都知道要如何伤害他。想到这么多年来,有多少人和事曾经伤害过他,真的令人感到震惊。不知为何,最糟糕的伤害仍然是它能操控他对自己的感觉。

「可怜的、罪孽深重的克雷登斯·巴瑞波恩。他体内的力量是有悖上天的。而他对英俊的珀西瓦尔·格雷维斯的想法。他让他做的事——」

克雷登斯用手捂住耳朵,但是它的声音更大了。“住嘴。”他抽泣道。“求求你,求求你离开我!”

「那甚至还不是全部,对吗?有些事情是不应该发生在婚姻之外的。可怜的克雷登斯·巴瑞波恩丝毫不为纳吉尼爱他的方式感到悔恨。不,他当然不后悔了,他是罪孽最深重的罪人。」

「奥里利厄斯·邓布利多看到了盖勒特·格林德沃看他的眼神,噢,是了。他以为有了一个新名字,他就是一个全新的人了,但是他还是那个罪人。奥里利厄斯·邓布利多让盖勒特·格林德沃碰他,虽然现在很纯洁,可是如果真的转向罪恶,他也不能拒绝。噢,但是对罪孽深重的克雷登斯·巴瑞波恩来说,往上千罪行上多加一个,又算得了什么呢?」

克雷登斯尖叫着,想让它远离自己。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有一片黑茫茫,他听到了玻璃碎裂、木头爆裂、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他的生命仿佛从体内流了出去。真黑,亲爱的老天爷啊,这就是结束了吧。他终于将它逼到了头,而它要杀了他。它要离开,它要将他的生命一起带走。

原谅我,天父,原谅我的罪孽。

 

 

 

克雷登斯恢复意识时,房间几乎完好无损。窗户碎了,不过是朝外的,所以地上并没有碎玻璃。唯一不对劲的是克雷登斯在接触魔杖之后,呕吐出来的一滩黑色污物。

他的魔杖。无论它说了什么。

克雷登斯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他看着四周,发现了让他的胃猛然一抖的东西。

他的魔杖在床头柜上,利落地折成了两段。

 

 

 

格林德沃发现克雷登斯在试图隐瞒他毁坏了魔杖后,不由得哈哈大笑。

“奥里利厄斯,一根新魔杖并不是值得珍视的东西。如果默默然那么不赞成它,觉得需要毁掉它,那么它就永远不会为你效力。”

“不会吗?”克雷登斯小声问道。

格林德沃搂住克雷登斯的肩膀。“不会。魔杖和魔法必须相容。默默然就是你的魔法。”他对克雷登斯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它永远也不会为你效力的。”

克雷登斯谨慎地笑了。他们一同站在格林德沃的私人办公室里,离得非常近。格林德沃的眼中有些奇怪的东西。他的眼神总是非常锐利,但是离他这么近,感觉他可以阅读克雷登斯的思想。

克雷登斯移开了目光。

格林德沃抓住克雷登斯的下巴,紧紧地吻上了克雷登斯的嘴唇。

过了一会儿,克雷登斯挣开了。“先生——”

“盖勒特。”格林德沃抵着克雷登斯的脖子说。“奥里利厄斯,叫我盖勒特。”

克雷登斯听从了。

 

 

那天晚上,克雷登斯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它对他发出了讥笑。

“管好你自己的事。”克雷登斯说。

「你就是我的事。」

事情并不是克雷登斯的错。盖勒特·格林德沃是一个必须如愿以偿的人,没有例外。如果盖勒特·格林德沃想要奥里利厄斯·邓布利多,那么克雷登斯的力量是无法拒绝他的。

「你做了错误的决定。」

克雷登斯紧紧闭上眼睛,尽可能轻地关上了卧室的门。他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你和我或许无法天性相合,但是涉及到这种事的时候,我们一损俱损。我想让你得到最好的。」

“放屁。”克雷登斯低声说,他尽力不去想后背上的伤疤,那是他上次在玛丽·劳·巴瑞波恩面前使用这种字眼时所得到的。

「那个血咒兽人,她是最适合你的。她想让你得到最好的。你爱她。」

克雷登斯不想理会。他开始换上了睡衣。

「你忍不住将他与她相比。她能更好地取悦你。别否认了,我知道。那甚至不是你最喜欢她的地方,对吗?她身体的美丽令一切都无足轻重了。」

「她在你做噩梦之后抱着你。她从来都是柔声细语。她只想着你的安好。她关心你。她很友善,虽然她根本没有这样的理由。生活对她很残忍,可却没有让她变得残忍。」

「跟她学学吧。人生对你残忍,但是你无需变得残忍。她引出了你最好的一面。你帮助了另一个人。如果你留下来,她会帮你找到了你的家人。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力量治愈她。」

“我在这里有未来。他给了我一根魔杖,一个名字,一个目标。”克雷登斯颤抖地吸了一口气。“纳吉尼总有一天会永远变形,你知道那会令我多么崩溃。这里是我拥有幸福的唯一机会。和格林德沃一起。”

「和我争论毫无意义,克雷登斯。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被自己对珀西瓦尔·格雷维斯的感觉蒙住了眼睛,而他只是在操纵你。那就是格林德沃给予你的。想想纳吉尼对你说的话。」

克雷登斯拼尽全力,不去想纳吉尼对他说的最后那些话。那些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尽量充耳不闻了。

他现在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否认事实。

格林德沃知道他从前是谁,却不知道他现在是谁。

「你做了错误的决定。」

「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