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德是世界珍宝

觉得伏地魔对邓布利多有任何除了敌人之外感情的人请不要和这个账号发生互动

【授权翻译】他们说,是爱/love, they say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40783

作者:SiderumInCaelo

译者: @GinnySue 

作者授权:

我请人翻译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纳吉尼的那一段


简介:

圆形剧场中的每个角色都做了选择。

 

如果你问起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盯着格林德沃的蓝色火焰,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最终都会归结到同一件事上。

克雷登斯想到了有着另一个名字和面孔的格林德沃,他为自己治疗了伤口,轻声说他很特别。他想起了那个抚养他,但却不爱他的女人,还有格林德沃如何知道他的真正家人是谁。克雷登斯不信任格林德沃,但是他不信任任何人,至少这样还有机会拥有归属感。

纳吉尼想到了自己刚刚离开的笼子。格林德沃或许会说一些关于自由的漂亮话,但是她知道,他与所有人一样,只感兴趣她能为他做什么。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体,这是另一个笼子,笼门现在甚至也正缓慢关闭,她发誓,只要她还能掌控,她的身体和她的生命都将属于她自己。

雅各布想到了战争。这个格林德沃说要统治那些麻鸡,雅各布知道,统治别人的第一步就是与他们开战。他想到了打仗之前的生活,他的侄子侄女跑来跑去,他祖母的那些食谱,他想到了纽特和蒂娜为他展现的那个世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生物和美丽的魔咒成果。就雅各布而言,任何人把两个世界都拖进战争的恐怖之中,无论是否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那都是十分疯狂的。

奎妮想到了雅各布。她一看进他的思想,看到他烘焙的快乐、他对周围世界的热情、他笨拙却又热切地觉得她有多漂亮,就知道他是那个人了。她也看过许多男人的思想,足以知道他有多么特别。她想要的生活十分平凡——桌上摆着美味的实物,身边有一个可爱的丈夫,头发像她而鼻子像他的孩子们跑来跑去——但是雅各布可以让她拥有这种生活,她会与任何能够帮助她达成目标的人结盟。

蒂娜记得有人问过自己为什么要做傲罗,她的回答是“为了帮助别人”。无论人们对她说多少次,她很天真,她不能拯救所有人,她都不会停止尝试,如果她现在住手,那就完蛋了。

纽特想到了他的魔法生物,社会上的人都会中伤那些不同的人,他知道格林德沃惯于把对他没有用处的人踢到一边,或者给他们更糟糕的下场。世上已经有太多苦难了,纽特知道,他会竭尽全力阻止格林德沃制造更多苦难。他想到了蒂娜,并大胆地希望,总有一天,他会看到一个他想把孩子带到这里的世界。

尤瑟夫·卡玛看着格林德沃,他很像那个破坏他家庭的男人。他没能除掉莱斯特兰奇最爱的人,但是他会拼尽全力杀死这个男人,这个充满同样傲慢和权利的人。他想到了最后一次看见他的母亲,想到了吞噬父亲的悲伤和愤怒,希望这样足以令他们的记忆得到安息。

格林德沃说他这样做是为了爱时,莉塔希望他在说谎,但是她更加清楚,人们会为爱做出最可怕的事情。她的父亲送她的弟弟远渡重洋。卡玛一生致力于杀死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而莉塔使考维斯溺水而亡,只是因为她想从父亲那里得到一点关注。莉塔把手从格林德沃的手中抽了出来,她想,她宁愿死,也不愿看着别人把爱扭曲成可怕的东西。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