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德是世界珍宝

觉得伏地魔对邓布利多有任何除了敌人之外感情的人请不要和这个账号发生互动

【授权翻译/克纳】保护,拯救,爱,活着(一)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060672/chapters/40217078#workskin

作者:Lost_Girl_02

译者: @GinnySue 

作者授权:

简介:

在阿尔卡纳斯马戏团,一个被诅咒变成蛇的女人和一个内心潜藏黑暗的男人在对方身上找到了希望,他们发誓要逃跑,这样就可以自由地去爱和生活。

 

 第一章 序幕 

 

斯肯德对于那两个逃跑的怪物之间关系的思考。

 

斯肯德是一个简单的人。他只想要两样东西:钱,那些为他赚钱的怪物的忠诚。虽然他不想要那些怪物的忠心,但是他有此要求。

或许他想要的或许只有一样东西。

他轻蔑地瞪着那辆翻倒的野兽车,对精灵掰着手指——他永远也记不得这个生物的名字——让它把车弄好。自从那个男孩和血咒兽人跑了之后,斯肯德就找不到一个自愿,甚至有能力去照料剩余动物的人……只剩下一只棘手的火龙和河童了。

很不幸,他对男孩说,他是他遇到过最好的舞台工作人员时,他没有说谎。毕竟,他让所有的动物和手下都心满意足。

最重要的是,斯肯德想,又喝了一口面前的火焰威士忌。想到蛇女才会振作起来的人,才能应付剩下那些该死的动物。虽然他自己也承认,他想让男孩听话的计划竟适得其反了,不过他仍然坚持认为,把那个女孩当作诱饵还是奏效了一段时间。

他相信那个男孩总是会咬钩的——自从女孩被带到阿尔卡纳斯马戏团,他就发现那孩子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希望和恐惧——那时,斯肯德就知道他需要做什么了。

他起初以为,他可能会遇到蛇女决定把那孩子在睡梦中扼死的问题——他真的不想杀死自己的招牌——但是,几周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他越来越满意,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男孩一直对女孩言听计从,而他知道是斯肯德让他有机会与这个怪物待在一起,可以令他乖乖听话。对于女孩来说,她被给予了自由最微弱的味道,每次她必须回到笼子里,对她的精神都是一种打击。

另一方面,观众们吵吵闹闹,把舞台周围的屏障都放下来可能也不是一个好主意——这是自找麻烦。果然,男孩那天晚上差点被打得稀巴烂,为了平息这件事,这位马戏团领班花了不少加隆。

当然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之后就决定逃跑,好像在什么该死的童话故事里似的,以为我肯定不会找到他们。他阴沉地想,想起那天晚上早些时候,他对女人说过的话:我的所有怪物都以为他们可以离开。

斯肯德相信,他们两个想逃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他一直利用男孩对赔偿或暴力的恐惧,让他留在马戏团,完成他的“这一年”。但是,女孩一定给他灌输了一些愚蠢的想法,让他认为他们可以瞒过他的眼睛,在他没发觉的情况下消失在城市里。

那个漂亮的法国女人第一次把这个想法告诉他时,他就应该听她的话——把他们分开,孤立那个男孩,这是控制他们的唯一办法。等他再找到这两个人,他会保证他们不再有这种逃跑的机会……这并不意味着他仍然不能用他们来制衡彼此。

他咧嘴笑了,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计划,可以让他找回他的招牌和他与巴黎魔法界纯血巫师讨价还价的最好筹码。毕竟,他只需要找到其中一个,另一个就会在不远处了,他们尝试(以失败告终)着拯救自己。

我喜欢看这些怪胎尝试。斯肯德阴沉地笑着,叫唤其他“表演者”开始准备晚上的表演。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