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德是世界珍宝

觉得伏地魔对邓布利多有任何除了敌人之外感情的人请不要和这个账号发生互动

【授权翻译/克纳】保护,拯救,爱,活着(三)

文章信息见第一章


第三章 尾声 


格林德沃巴黎集会的后果令戈德斯坦恩姐妹分道扬镳。 奎妮目瞪口呆地看着纽蒙迦德城堡的拱门,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她咯咯笑了一声,轻声说道。她仍然不敢相信她选择了与格林德沃来到这里——毕竟,只有维塔·罗齐尔和克雷登斯与他们一起。

维塔带奎妮逛了一圈,给她展示她要住的地方,而格林德沃则把克雷登斯带到一边。那个年轻人被带往反方向时,金发女人松了一口气,她很难忽视他那混乱的思绪。他伤害了许多人,但是这已经让她开始头痛了。他不在场会更好,因为维塔的思绪主要围绕在展示城堡或格林德沃身上,奎妮并不想窥探太多。另一方面,格林德沃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大脑封闭师,因为哪怕她就在他身边,也听不到他在想什么。

当她想起雅各布从来都不擅长对她隐瞒心思时,她的心漏跳了几拍……这就是她最初爱上他的原因之一。她振作起来,擦掉了还没落下的泪水。如果他不明白这是我们能在一起的唯一方法……好吧,那都怪他。

“我没疯。”她自言自语道。雅各布的侮辱更令人伤心——他应该爱她,但是他却伤害了她,他叫她……那个。她在伊法魔尼魔法学校被叫过“疯子”和“怪胎”之类的,直到蒂娜把艾迪·布莱布里奇伤得太严重,她姐姐被关了一个月禁闭。

“戈德斯坦恩小姐。”维塔轻声说,将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她的法国口音听上去出奇同情。“他需要你的……特殊能力。”

奎妮不知道格林德沃怎么知道她是一个摄神取念师,但是她不想提出疑问——她在这里大有用处,而不只是蒂娜或雅各布的负担。

格林德沃站在一个双扇门外,漫不经心地靠在墙上。他轻轻推开一扇门,示意奎妮应该向里面看,她发现克雷登斯凄凉地看着群山。隔着这段距离,她不难听到或感受到他的想法,尤其是他的想法比城堡里任何人的想法都要强烈。

她看到了马戏团——一辆装满各种野兽的车;一个装着漂亮亚洲女人的笼子;同一个女人被咒语击中,发出尖叫,她的身体痛苦地扭动着。她甚至辨别出了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杂念:离开她……做了正确的选择……应该保护她……我能信任他吗……需要知道我是谁……

“他还害怕我吗?”格林德沃低声问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奎妮也能从克雷登斯那里听到最强烈的想法,它在说些什么。纳吉尼……那个亚洲女人的样子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记忆似乎以慢动作徐徐展开:那个叫纳吉尼的女人靠在他的肩上,抬起头来,睁开眼睛,懒洋洋地朝他笑着,在晨光之中,她的头发变成了缟玛瑙的颜色。

整段记忆中充满了爱、热情和深情,奎妮意识到,他一定是头一次理清楚自己的感情。她的心同情地沉了下去,她不认识那个叫纳吉尼的女人,但是没人应该与他们的爱人分离,尤其是他还没有把自己的感情告诉她——如果她和雅各布做过正确的事情,那就是他们多次向对方表露爱意。她无法想象,如果她就那么离开他,永远也不会将自己的感情告诉他,那会是什么样子。

“你对他要小心一点。”她终于回答道,年轻人的悔恨和伤心将她深深淹没。“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你必须对他十分温柔。”

格林德沃点点头,将门打开,走进房间,来到了克雷登斯身边。

窥探是不好的,奎妮。蒂娜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了起来,但是她很好奇。虽然她看不懂德国巫师的心思,不过每当有人提起克雷登斯时,她都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决心。他想利用他做些什么,而她想知道详情,她令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

“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我的孩子。”她听见格林德沃轻声说,看到他手中的魔杖,克雷登斯既担忧又感到了希望。“你的亲人为你带来最令人发指的背叛,让你受了苦。你自己的亲人,他为你的痛苦而庆祝,你的兄弟想毁灭你。”

格林德沃突然有了一个清晰的念头,这很罕见,不过她只听到了一个词,他的思想又闭合了:阿不思。

空气流动的声音和清楚的鸟鸣声响起,他继续说道:“你的家族有一个传说,凤凰会来到任何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身边。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我的孩子,也是我现在要重新赋予你的名字……”

奎妮突然感到强烈的焦虑和沮丧,令她跪倒在地。她甚至不用阅读他的思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一个姓名,一段历史,一个家庭——他觉得格林德沃履行了他的诺言。

“……奥里勒斯,奥里勒斯·邓布利多。”这句话在奎妮的耳边回响,她震惊得喘不过气来,哪怕在美国,阿不思·邓布利多也是众所周知最强大的巫师之一。

奎妮微微伸出手,从克雷登斯那里听到了这样的话,这就是我吗?一个邓布利多……我终于知道自己属于哪里了……不过她从格林德沃身上感受到了最强烈的雀跃和胜利。

她出于好奇,专心留意着格林德沃,猜测着他在想什么,尤其是她听到了窗户碎裂的声音,还有足以撼动城堡的轻声爆炸。终于,格林德沃想,有强大的东西可以打败阿不思了。

金发女人微微颤抖,从格林德沃的思想中抽离出来,那种恶毒、兴奋和骄傲的感觉对她来说太过沉重了。如果他相信他们可以在不流血的前提下,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一旦邓布利多和他的其他追随者发现了正确的道路,她也会相信的。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她深吸了一口气,空气嗡嗡地穿过她的肺和喉咙,眼泪令她难以正常呼吸。蒂娜抬头看了看天空,两团火燃烧的地方,最后一点火花刚刚熄灭,魔法灰烬落到了她的外套上。

她看向纽特,他拥抱着伤心欲绝的哥哥,她的心觉得无比沉重。她不知道斯卡曼德兄弟之间的全部历史,但是她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很融洽,她记起了几个小时之前,在法国魔法部将忒修斯绑起来时,纽特露出的高兴表情。

蒂娜悲伤地朝他笑了笑,他们短暂地对视了一会儿,但是也足以让她的脸颊泛起红晕。噢,别犯傻了。她低下头想,用手抓了抓短发。你不在学校了,你可以承认你喜欢他。另外,奎妮……

想到她的妹妹穿过火焰,加入格林德沃和他那些种族灭绝狂热分子,完全不顾她和雅各布乞求她留下来,她的心沉了下去,整个身体都感到疼痛。她看向四周,弗拉梅尔和尤瑟夫·卡玛正在交谈,雅各布坐在不远处,双手捧着脑袋。

她走到她的朋友身边,觉得十分羞愧,她曾经让奎妮不要和他约会——她其实是不想让她的妹妹坐牢,但是她现在必须承认,自己可能有点过激了——这两个人显然深爱彼此。蒂娜坐了下来,安慰地拍着雅各布的后背,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他们的轻声抽泣交织在一起,都为那个令他们感到失望的摄神取念者而哀悼。

脚步声把她吓了一跳,她立刻站起来,擦了擦眼睛,想为纽特振作起来。他握住她的手,轻轻攥了攥,用另一只手擦掉她脸上的灰尘。

“我很抱歉,蒂娜。”他喃喃道,悲伤地看着她和雅各布。

蒂娜点点头,没有出声,如果她看着他那双感情丰富的绿眼睛,她一定会哭成一团。一道蓝光和金光闪过,她看见了那个马戏团里的血咒兽人,和克雷登斯在一起的那个人,她在他们周围徘徊着。

“我很快回来,斯卡曼德先生。”她说,不情愿地从他手中把手抽出来,朝那个女孩走了过去。“不好意思,我是蒂娜·戈德斯坦恩。你是和克雷登斯在一起的那个血咒兽人对吗?你知道他为什么和格林德沃一起离开吗?”

女孩点点头,转身看向蒂娜,漂亮的脸上带着泪痕。“我叫纳吉尼,他……他想知道自己来自哪里,我只想逃离那个可怕的地方。你有一晚来过马戏团,我们就是在那晚逃跑的。你是来找他的吗?”

蒂娜点了点头。“我在纽约时就认识他了。我曾经向他保证,要带他离开他可怕的母亲,但是我恐怕事情并不顺利。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很孤独,他的妹妹死了,我无法想象……他真的很在乎你。”

她本来想安慰纳吉尼,但是女孩的脸皱成一团,眼中满是泪水,蒂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或许提起卡斯提蒂·巴瑞波恩的意外死亡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我爱……”纳吉尼结结巴巴地说,蒂娜吸了一口气,意识到了她想说什么。

“你爱他吗?”她轻声问道,几乎害怕她的答案。

年轻女人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蒂娜,泪水将她乌黑的眼睛变成了一双镜子。“现在想起来似乎很傻,与刚刚发生的事情相比,这只是一件小事。”她指了指毁坏的地穴,粗哑地说。“但是……我从没和他说过。”她咬着嘴唇,声音低得如同耳语。“我想让别人知道。”

她没有多想,就伸手将纳吉尼拉进怀里,在她的发丝中喃喃道:“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觉得……我觉得我们现在有相似的感受了。”

“那个金发女人?”她微微放开了手,关切地问道。“她是谁?”

“奎妮。”蒂娜含着泪水笑道。“她是我的妹妹,也是雅各布——那边那个男人——的女朋友。”

“我很抱歉她和他一起走了。”纳吉尼用胳膊抱住了自己。“但是我们能把他们找回来吗?我不能……我不想永远失去他。”

“格林德沃是一个危险的巫师,但他不是不可战胜的,我们会想办法打倒他。”她承诺道,回头发现纽特、忒修斯、弗拉梅尔和卡玛正激烈地争论着什么。“斯卡曼德先生,纽特,他是一个好人,一位伟大的巫师。他会认识一些人或动物,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帮助他。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帮助你回到你家人的身边。”

纳吉尼悲伤地耸了耸肩。“我谁都没有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想帮忙。如果克雷登斯很危险……我想救……我们仍然需要生存下去。”

面前这位年轻女人的坚强和善良令蒂娜十分惊讶——她没有多么强大,却愿意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黑巫师,只为了她所爱的男孩。

“我们要去见邓布利多。”纽特尴尬地打断了她们,他看了看纳吉尼,然后转向蒂娜。“他在霍格沃茨,我不知道你去没去过那里。如果你想一起随影移形……”

“太好了。”蒂娜温柔地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谢谢,你觉得有人能帮纳吉尼去那里吗?她想帮助我们,斯卡曼德先生。”

“哦,你好,我是纽特。”他自我介绍道,向她伸出手,眼神在地面和年轻女人身上闪烁不定。纳吉尼看了看伸出的手,脸上闪过一抹惊讶,然后轻轻摇了摇他的手。“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的问题,你为什么想帮忙?”

“克雷登斯是我的朋友。”她结结巴巴地说,但是她的目光很坚定,泪水几乎夺眶而出。“我希望能在……在还有时间的时候,再见他一面。”

纽特严肃地点了点头,莉塔·莱斯特兰奇之死所带来的伤痛仍然写在他的脸上——显然不止她一人注意到了年轻女人对巴瑞波恩男孩的感情。蒂娜对她们之间的互动印象深刻,仿佛他在应付一个最容易受惊的野兽。他招手让忒修斯过来做自我介绍,纳吉尼的担忧慢慢变成了信任。

“你会没事的。”她安慰着她,卡玛、雅各布和特拉弗斯也加入了他们。纳吉尼看上去非常紧张,很可能是因为人越来越多,也有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幻影移形。“幻影移形一开始会不舒服,但是你要一直睁着眼睛,不要放开忒修斯。”

她点点头,接受了卡玛披在她肩上的大衣。“我只希望不要比变形更不舒服。”

蒂娜不知道要如何回应——她不知道她的变形是怎样的,但是她希望那种过程不要像幻影移形一样古怪和令人厌烦。但是她沮丧地感觉,这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她朝纳吉尼安慰地笑了笑,纳吉尼抓住忒修斯的胳膊,两个人在一眨眼之间消失了。

她深吸一口气,抓住纽特的胳膊,抬头朝他笑了笑,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她。眼睛像是水中的火,她头晕目眩地想。这句赞美可真纽特风格,她紧张不安地想起,他是如何得出了那个必然的结论:像一只蝾螈。

她听到了幻影移形熟悉的爆裂声,世界重新聚焦时,她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高高的大理石桥上,抬头看着一座恢弘的城堡。蒂娜看向周围,发现雅各布和纳吉尼也看着城堡,眼中有着与她相似的惊叹。

他们现在来到了霍格沃茨,可能有机会拯救他们所爱的人。


评论

热度(7)